赫晓峰受洗见证

今天是个大日子。

对于我和我们中间的众多受洗的弟兄姐妹来说,在世人面前做这个见证,从此不背离主,做他永远的儿女,是我们一生的转折点。确切说,是我们新生命的开始。

更重要的是,神用他的大能和恩慈让我们这些罪人从悖逆转向他,从此不再做罪的奴隶,能够委身认他做主,今天是我们的神得胜的日子。

(马太福音1032节)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

 

也就是上个星期我听说洗礼安排在母亲节周末,514日。我心想这个日子选的挺好,问自己,514,我要不要死啊?

这一两年来,我们教会里里外外的朋友、长辈都非常关心我的信仰问题,我知道他们把我生命造就放在了他们无数的祷告中,无非只有一个愿望,能让我早日信主。神让这些爱他的人去影响我感动我,柔软我的心,常常想起这些时刻,都能让我不自觉的热泪盈眶。

 

我很羡慕那些凭着一颗简单顺服的心就信的人,多好,没有这么多的纠结和挣扎,简简单单的接受,简简单单的信靠。我曾经怀疑,我这么思想复杂是不是就没有福分染指救恩了?

但那是曾经,今天我好感谢神给我预备的道路,似乎长了一点,有了一点小波折,但这就是我的路,我也相信神是使用我去坚固那些弟兄姐妹的信心。

感谢神,让我今天欢欢喜喜的去出死入生

 

中国的教育,无非是哲学、历史和政治混作一团,为当政者所用。

无神论最初是我在初中的时候被引入政治课教材的,老师们给我们灌输的知识无非是,从来没有人能证明有神存在,也没有人看到过神,对神的崇拜都是落后社会留下来的迷信和人们的精神依靠。我当时也是很骄傲很敢说,举手就提问老师:老师,只是因为没有人见过神,或者我们看不到神,就能证明神不存在吗?。这个孩子去挑战老师权威的举动,从根本上说还是因为老师的论断站不住脚,可以被稍有逻辑的人挑战(我相信也绝对有学生和我有着相同的疑问,只是没有勇气举手罢了,我当时是教师子弟,比较嚣张跋扈)。我还记得当时我们的政治老师叫张一萍,她当时听到提问后怔了一下,一般这些政治课的东西真的很少有学生感兴趣会较真,老师怎么说学生就怎么嗯哼就可以了。当时小部分同学都在睡觉中,有人提问还真吓了她一跳。她想了想说,你这个问题很好,等我回去思考研究一下,下一次上课给你答复。过了几天又上政治课的时候,老师挺郑重的在讲本课内容之前回答前一次课我提的那个问题。她说,同学们,我们确实不能因为没有人见过神就说神是不存在的,但是我作为一个政治课老师,只能按照教材来讲,我很无奈。我当时很得意啊。现在回头想想,像这样的老师,在我们的教育体系里面也算是比较客观负责的了。我相信在中国所有思考过这些问题的知识分子,大多数都会闭上眼睛,算了,我吃这口饭,就这么认了吧,有多少人真的是为自己的生命而探寻真相的?如果我们当做百年大计的教育都是这样的话,那真是中国人一代接着一代悲哀啊。

虽然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对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长远的影响很大。(有很多类似的情况发生后)我从此不再相信从老师口里出来的教导,尤其对历史、政治此类课程变得超级反感,有时看着老师吧啦吧啦咀嚼着那些枯燥的内容,心里想着他们说出这样的话到底过不过脑子。长大以后经历大学、工作、军队、社会,冷眼看共产党人、军队领导台上一套背后一套,彻底摧毁了我对社会和人的信任,人也变的更加多疑和愤世嫉俗,看到的大都是生活中负面的东西。加上自己比较消极谨慎的个性,这对我的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表面上这个人似乎挺努力上进,其实内心是极度缺乏安全感和归宿感,过的非常痛苦,尤其是精神世界,真如同冯伟牧师讲的“miserable”。曾经的我和我们很多中国同胞一样,真的不配称自己是无神论者,是因为我们对有神、无神的真相从来没有努力追求过。每天得过且过,一辈子痛苦少点就算赚了,痛苦多点反正到了死都一样,也就那样。说好听点是不可知论者,不好听点是无知论者。我很爱思考,但是对于很多问题的思考缺乏一个基本的立场,最后的结论都沦为痛苦,看不到光亮,感觉自己是被囚禁的,这样一直持续了很多年。

 

我来加7年,经历了生活的巨大变化。很快找到一个比较稳定的专业工作,然后结婚生子,两年里生了三个孩子。在别人看来,哇,真是蒙福的生活啊。但是你们知道吗,这对于我来说可是太大的挑战,我曾经心里长期的抱怨,生活为什么这么折磨我啊,让我焦虑这么一大家子的生计,不给我觉睡,不给我一点点自己的时间,从早到晚没有喘息,自己以往喜欢做的事情全都做不了,让老婆三天两头和我干仗。说实话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我曾经想到过轻生,但是抱着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念头最后没有实施。

我曾经虽不认为自己生活中的痛苦和悲哀都是身边人造成的,但有时认为至少和身边的人有关系,是你们没做好你们那一份,我才这样痛苦。所以就埋怨指责,矛盾重重。往往如果大家或多或少都这么想的话,那可好,矛盾就无法调和了。

人的那个心态其实和以前在中国时候没有太大的区别,为明天焦虑着,没有目的的活着。

有话说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始,一点没错。

感谢神,在我经历过这种种生活的挫败和巨大反差之后又点燃我追求真理的热情,他的大能让我理解了从前难以理解和拒绝理解的奥秘。原来发现,十多岁时那扇通往他的门一直没有关上。 

 

按照进化论的观点,基因的突变造成了繁殖能力更强或者更容易躲避天敌的变种延续。

我的质疑一个是在突变,这种偶然性如何造就了目的性,比如说候鸟迁徙,三文鱼洄游,难道偶尔有候鸟夏天往北飞冬天往南飞正好能生存下来,然后她们就每年去干同样的事情?

还有就是我们观察到生物的特征并不是都是关乎到繁殖能力或者躲避天敌的,比如说人类的眉毛,有了眉毛就不会有杂物落到我们的眼睛里,眉骨也可以保护柔软的眼睛,这和生存繁殖扯不上关系。

最奇妙的其实还是生命的本身,想想生物孕育生长的过程就知道了。

有人做过设想,让无数个猴子每个猴子一个键盘,给他们无限的时间,总有一个猴子会在键盘上敲出哈莫雷特。有人接着做实验,让一群猴子去做这个事情,花了几天时间,发现无非是一些重复的“SSSS”或者“DDDD”。好嘛,那我们把时间空间放到无限,猴子放到无数。无限是什么,无数又是什么,无限本身就是人类的不可能,人类智慧的尽头。

一边是以不可能作为条件产生的一片有意义的信息,一边是有限的地球历史和生命历史中充满了无数的目的性。愿意相信哪个,我自己很好选择。

现在,从天明到天黑,我看世间万物,件件充满着设计感,个个表明了目的性。

(罗马书120节: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儿子很爱吃,对吃的东西很用心。有一天我和我儿子分一个苹果吃,稍微大一点点一半的给他,可他拿着那半看着我手里的另一半狐疑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要换(你千万别以为他想把大的一半留给我)。

我当时就苦笑了,也有点儿感触。做父母的肯定是把认为对孩子好的给他,而孩子第一不满足他得到的,第二不相信父母给他的是对他好的。

我们何尝不是这样呢。把这样的事情放在我们与神的关系中也恰如其分。

神给每个人的恩赐各有不同,有多有少,可我们往往不满足我们得到的,心里装着贪婪和怨愤。殊不知神给我们如同我们做父母的给我们的儿女一样,是爱和良苦用心。在我们贪婪和不信他的时候,他的心情如何?

当了父母的经历对我理解神的爱有很大的帮助。

所以不贪婪,相信神给我的就是最好的,是有理由的,时常感恩。

 

之前我在新约和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的理解上有很大障碍。我试图以我的理性推理所能接受的方式去相信,比如去在历史上找吻合的证据,推敲具体事件的合理性,很难。

好在我一直喜欢学习他的话,即使在信他之前也愿意在生活中去操练他的道理,就这样慢慢通的增加了很多感性层面的理解。对耶稣是神的儿子及死里复活的怀疑,大声说出来就是怀疑那是师徒们编造的。可我现在觉得相信师徒们吃着苦头统一口径说一些真理来欺骗世人的动机,比相信他们的话难度大太多了。

感谢神,帮我我最后完成了信心的跨越,也依靠着他通过教会内外弟兄姐妹做的功。现在想,这不就是神给我安排的道路吗。

(希伯来书116节: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我相信我们的婚姻和孩子为神所赐,他就是要利用这些最亲密的关系去捶打我,让我吃苦头,让我看清楚自己罪性有多大多么无可救药。神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他是爱我的。

当我们还软弱无助的时候,基督就在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了。为义人死,是罕见的;为好人死,也许有敢做的;但基督却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这样显明了。

到今天我也给他投降了,我放弃了通过自己的努力而得到自由平安喜乐;我放弃了完全通过自己的去改变生命;我放弃了用自己有限的头脑去推断智慧。

我相信圣经是神的话,耶稣基督识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马太福音913节,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我相信我就是他召的那个罪人,耶稣基督的救恩,认罪的人都有份。

 

我爱人在我之前一年半受的洗。在她受洗后到现在的这段时间中,我慢慢打开心和她一起学习圣经,不知不觉思维模式就在变化。我在去年感恩节决志信主。

信主前后,我人还是那个人,罪还是那些罪,回首过去发现三观巨变。

我承认自己凡事往往做不好,但主了解这些,他减轻了我的思想负担,让我仍旧放眼在他身上。我不像过去一样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而是让神鉴察我的内心,因此心灵得到从未有的自由和平安。

圣经教会了我如何处理人与人的关系,我们全家也在接近神的道路上受到了祝福。夫妻关系,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子女的教育,与社会相处,方方面面都蒙恩。

还有就是摆脱自我为中心的思维模式,在生活中别老当主角,别老出风头,别老注重自己的感受,也要配合他人的目的,讨神的喜悦。

不做道德评判,因为说起人的义都是破衣服,人人都披着一件,自己的甚至比别人的还脏。

当别人冒犯自己的时候,过去是恨之入骨,恨不得马上还击回去或者心里去恨和诅咒;现在心里有很多平静,能够知道这就是人,就是自己也同样会做的事情而已。如果自己做了同样的事情想取得别人的宽恕,那么自然心理上也或多或少可以宽恕别人了。

人很难改变自己的性格,对于我来说,容易对世界有悲观失望,但我现在了解了这是为什么,而且有了永恒的盼望,这何尝不是最大的安慰。

 

最后我想引用一段歌词: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我赫晓峰感恩神赐的生命,耶稣基督十架的救恩,今天我得了新的生命,愿意一生跟随主,永不悖逆。阿门!

 

见证分享--奇异恩典

今年是我来加拿大整整十年了,回顾自己半生走过的路,可谓是百转千回,可贵的是我终于认识上帝,领悟到生命的真谛。

曾经的生活与主无关

我生长在一个普通家庭,在父母的严格管教下一帆风顺地长大并顺利考上大学,毕业后找到了还不错的工作,并结婚生女,人生的前30年属于一种“只要自已努力,一切尽在掌握”的状态。30岁那年老公博士毕业并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市一研究所找到一个为期四年的博士后职位,于是我果断辞掉了工作跟随老公带着两岁多的女儿背井离乡开始了没有任何外援的三口之家的加拿大生活。异国他乡,语言不通,不会开车,女儿年幼,老公经常加班,生活之艰难是出国前从未预料到的,心中的痛苦和困惑无人能解释和医治。 于是有教会的朋友送了我一本圣经, 后来我抽空泛读过它,但不知道究竟是文学作品还是历史故事,从未认真想过书中的神人耶稣会和我发生什么关系,更不明白上帝早已察觉到的我的心病和困境。正如圣经中所写的那样:“耶和华啊,你已经鉴察我,认识我。我坐下,我起来,你都晓得。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哪里逃,躲避你的面?”(《诗篇》139:1、7)当时的这本“上帝写给人类的情书”,留给我唯一深刻的印象是:耶稣的事迹讲了很多遍! 我仍旧按自己的方式生活---带孩子、做家务、自学英语、考雅思、打工、搬家到萨斯卡通、申请学校、拿文凭、找专业工作,直至找到一份自己还满意的工作为止,把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到极致,一直顽固地认为自己的命运是由自已掌控的,只要想,就没有自已办不成的事! 可是事实上命运有时却是自己掌控不了的,就在我历经艰辛拿到永久职位的2013年初,老公却因博士后的合同到期不得不另找工作,又恰巧赶上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找,此时国内的人脉又给他预备了一个待遇不错的管理职位,他先回去工作了两个月觉得挺满意,为了顾全家庭,我只得再次辞职变卖全部家当拖着上四年级的女儿一块回国了。

再次来加拿大时是回国一年半之后,2014年9月份,怀孕三个月的我带着青春叛逆期的女儿拖着几个行李箱在房东周姐家homestay,同时她家还住着三个电工师傅。因为加拿大移民局通知我参加公民考试,原打算先考完试再熬两三个月等入籍宣誓拿到公民就回国待产,可是考试虽得了满分,但不知为何迟迟不让我参加入籍宣誓,眼看着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我不得不做了一个决定,这个老二看来只能生在加拿大了,同时也为了女儿的学业,我必须得待在这里了。

低谷的盼望

于是,随后的6个月里,我大着肚子搬了两次家,买房买车将所有家当购置齐全,期间,极度的不安全感让我跌入了人生低谷,有太多让我恐惧不安的情绪充斥着内心,虽然这里也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但都为各自的家庭奔波忙碌着,我也不想麻烦她们。整日里就胡思乱想比如担心胎儿万一不健康怎么办?担心自已万一有意外女儿该怎么办?万一早产了怎么办?也曾试图寻找生命的救主,值得欣慰的是,神的使者们从未放弃向我传福音。我遇事开始试着向神祷告,神竟然垂听了并开始一一向我彰显他的大能:34周孕检被告知胎位不正,36周B超检查胎位正过来了;怀孕37周时不小心在雪地里摔了一跤竟然也没早产;老二正是3月3日的预产期当天入院两个半小时自然分娩,麻醉药都没用;老公的探亲假刚好可以休到我月子坐完,一切的一切都出奇的顺利。现在想来,愚顽的我却在彷徨、迷惘、失望和挣扎中与神较劲了多年。 一直以来,我是一个心里缺爱,灵里饥渴的病人,虽想得到医治,但却求治无门。平日里,阅读内容真善美的书籍不少,心中的感动也挺多,无奈从小生长的环境中,缺少美好的言传身教,又被错误的价值观搅扰,总不得要领,终于落得顽疾缠心,病得很重。 老公照顾我坐完月子必须得回国工作了,我只得一个人来接送课外活动甚多的女儿、喂养嗷嗷待哺的儿子和处理一大堆总也干不完的家务活,而且必须每天挤出时间去健身房锻炼至少30分钟。长期睡眠不足,身心俱疲的我,却因着上帝的看顾和保守,竟然撑起这个家,我坚信这是神的奇妙作为。虽然有难处,但有了神的同在,心中就有平安和喜乐。我经常带着儿子参加亲子团契和妈妈祷告会,非常感谢各位主内姊妹为我们一家祷告,让我深切感受到来自主内的爱,儿子现在10个月了,健健康康,女儿也从最开始的拒绝去教会到现在的欣然接受,感谢主改变了她,她专门去学习了babysitter 的课程拿到了证书好照顾弟弟并能帮我分担一些家务,并积极参加教会每周五晚上的青少年团契。被移民局迟迟拖延的我和女儿的申请公民程序已在主内弟兄的建议下于9月份走完最后流程拿到了公民证正式成为加拿大公民。 在上完基础信仰课后,我认识到自已的罪,想要认罪悔改,决志信主。从此,心灵的疾病将慢慢得医治,这是个缓慢的过程,因为实在病得很重。但我诚心求上帝医治,积极配合,求上帝怜悯和管教。这整个获救赎得医治的过程,就像歌曲《奇异恩典》中所唱的那样: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 许多危险,试炼,网罗,我已安然经过; 靠主恩典,安全不怕,更引导我归家。

电影《阿甘正传》中有一句经典台词:“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会是什么”。面对人生随时有可能发生的惊涛骇浪,有限的人实在很容易挫败,如果没有找到那唯一的救命稻草,就会一蹶不振,对未来失去信心和盼望。我相信我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都有上帝美好的安排,我愿意将我的一切交托在他的手中,相信他必定带领我的人生,也必负责到底,主的奇异恩典足够我用!